人人喊打的莎普爱思真的有罪吗?罪在何处?

2017-12-14 15:34 来源:大众生活报-大众新闻网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纵横杂谈 | 参与评论

对于90后来说,今年的冬天分外冷。

更让他们糟心的是,这两天朋友圈又在刷屏一篇文章,叫《第一批90后已经秃了》。

结果评论下面都说要去买霸王防脱。

现在想买一瓶霸王防脱很不容易,无它,这企业已经快凉了。

2010年7月14日,香港《壹周刊》刊发报道,指出霸王洗发水含有可致癌因素二恶烷。报道一出,霸王集团股价应声大跌,市值蒸发24亿元。随后,霸王防脱虽然艰难摆脱了二恶烷风波,但又被媒体披露,深陷“虚假宣传门”。

到了今天,“霸王防脱致癌”一说已经被证实为造谣,“虚假宣传”也不了了之。至于霸王防脱从风靡全国变成一蹶不振,谁管他。

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下,想起了莎普爱思。

广告有罪?

和霸王防脱不同的是,莎普爱思的这个锅是背定了。

2004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将莎普爱思眼液转换为OTC药物,也就将它和脑白金等保健品区分开来。而药品批准文号要比保健品批文严苛的多,相应的,广告也应该严肃的多——莎普爱思不该像某白金那样进行铺天盖地的洗脑宣传。

可事实上,哪怕再不满意,也必须承认一点,莎普爱思的广告是合法的:它并没有用违规的方式宣布自己的疗效,播出内容也经过药监局审批。药品说明书中只提到莎普爱思针对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是否有疗效、效果如何,却并未提及。实际上几乎所有的药物都会如此,只列举药物针对什么、用于什么,却不会写它的具体疗效。

要知道,莎普爱思从未在广告中说它可以“治愈”白内障,它用的词叫“预防治疗”,并在广告不起眼的位置上标注了“适用于早期老年性白内障”。这种文字游戏和障眼法,确实对受众、特别是老年人产生了误导。

但对于一家上市企业来说,追求利润并不可耻,玩文字游戏和障眼法也不可耻。莎普爱思之所以被如此攻击,是舆论对于宣传道德上的零容忍:从受众的角度来说,它确实该被打上“可耻”的标签。

证据确凿?

丁香医生的一篇文章,就能让莎普爱思从“神药”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引起一大批专家和医科学生响应的根本原因是两个观点:

治愈白内障的唯一方式是动手术,莎普爱思不能治愈白内障

国外早就停止使用苄达赖氨酸(莎普爱思主要成分),临床试验是钻了空子。

实际上在这篇长文中,没有任何一锤定音的证据。至于专家的解读,在一个目前仍具备争议的话题上,听取单方面的意见,是做不到公平公正的。

我们来听听另一种声音:公开信息显示,1995年原上海医科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等6家单位完成了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0.5%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发生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作用。1998年由北京同仁医院牵头,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等17家医院进行了Ⅲ期临床试验,其总有效率为73.73%,与Ⅱ期临床结论相似。

苄达赖氨酸是否会对白内障有效,目前为止仍存在争议。事实上,在一锤定音的证据出来之前,受众更应该听取各方面声音,接收不同的信息,才能做出相对正确的判断。

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号曾刊登过一篇文章称:“任何一个医学诊断标准的调整,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标准之争的背后,往往是利益集团的博弈。”真正的科学态度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人种不同、体质差异、生活环境不同,都会造成不同的结果。

深以为然。

人人喊打的莎普爱思真的有罪吗?罪在何处?

转载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转自大众生活报-大众新闻网http://ms.dzshbw.com/2017/ms9_1214/89335.html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莎普爱思"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