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江歌案:刘鑫疑撒谎嫌犯无悔意 江妈埋头痛哭

2017-12-13 10:17 来源:凤凰WEEKLY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纵横杂谈 | 参与评论

听到刘鑫在报警录音中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旁听者郭芸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江歌好可怜啊……我的心肝都揪着痛啊!”

“你不要以为陈世峰会有我们想象中的一点点怯懦、忏悔的样子。”郭芸描述,他只想活命。

旁听者:陈世峰始终平静,面无表情

“当知道有150万人签名支持江歌妈妈的时候我真的感动了”,“我家就住在池袋附近,却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活动”,这也成为了郭芸开始关注江歌案和今天来排队旁听的主要原因。

只有31个人被随机选中得以进入法庭旁听,郭芸就是这幸运的三十一分之一。

将近中午12点半,郭芸坐在裁判所一层大厅的蓝色沙发上跟记者聊起了上午庭审的状况。还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检方和被告方的陈词,以及法庭内部区域划分的简单图示。

图片

被送检的陈世峰

“你不要以为他会有我们想象中的一点点怯懦、忏悔的样子。”郭芸说,“一年了,他早就成滚刀肉了。他的脑子只会越来越清晰,一切都是为了活命。”

陈世峰身着深蓝色的长袖衬衫和灰色的长运动裤,从始至终都很平静,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表情。只有在江歌妈妈进来的时候跟她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向过江歌妈妈了。

至于陈世峰的律师,可能因为同是法律行业出身,郭芸表示很认可他作为律师的能力:每一句话都问得在点上,“这律师费没白花”。

而江歌的妈妈一见到陈世峰情绪就有些激动,脸涨得发红。在检方展示证据的环节,郭芸注意到江歌妈妈看到第一张照片就哭得不能自已,又怕哭出声来,一直拿手帕捂着脸。下午庭审时,江歌妈妈听到法医分析江歌身上的刀伤时更是趴在桌上埋头痛哭。

最让旁听者郭芸震惊和心痛的,还是刘鑫在报警录音中的那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郭芸听到这里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江歌好可怜啊……我的心肝都揪着痛啊!”

 

图片

 

法庭上公开了刘鑫在案发时报警时的电话录音,在接线警察还未开口说话前,就听到刘鑫用中文喊了一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图片来源:每日人物

虽然冷静下来后,她还是认为不能只听一方的说辞就断定刘鑫锁门,必须要有证据及法官的认可。但在与记者叙述的过程中,“当时我的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这句话,郭芸重复了三次。

另外,郭芸还注意到,第一天上午庭审结束之后,有些媒体把陈世峰律师的单方陈述直接作为事实发布的行为。“这些人怎么能没有法律常识,还这么不负责任呢!”郭芸说。

陈世峰的律师:江歌先持刀刺向陈世峰

江歌案在庭审第一日结束后,从东京地方裁判所426法庭带出来各种消息。但究竟法官、陈世峰和辩护律师到底如何进行的对话?《凤凰周刊》拿到开庭第一日日方的庭审记录,还原江歌案法庭的真实对话。

法官:“关于起诉内容第一项恐吓,是事实吗?或者不是事实吗?”

陈世峰:“是事实。”

法官:“关于起诉内容的第二项杀人,是事实吗?或者不是事实?”

陈世峰:“刀不是预先准备的,是江歌拿着的。关于刺向江歌的第一刀,虽然想要夺刀,互相争执的过程中,意外刺到的。这之后,之后(刺她)是起了杀意刺(向她)”。

 

图片

 

检方称,凶器为日本エコー金属公司生产的茶色附刀鞘水果刀,其刀刃部分长约9厘米。

陈世峰律师:“关于恐吓是没有争议的,恐吓罪成立。关于杀人,因为预先没有准备刀具,蓄意有争议。起诉书关于杀人的因果关系有争议。刀是江歌拿着,江歌想要刺向陈世峰的过程中,(陈世峰)想要夺刀互相争执,这的确是误伤。”

陈世峰律师陈述中的部分要点:

在玄关处,刘鑫对江歌说:“拿着这个。我害怕。”(能看出,这个时候,刘鑫递过了刀给江歌)由于玄关的门关上了,江歌被关在了外面。这期间,刘鑫拨打了110报警。被关在外面的江歌受到了精神上的逼迫,走投无路,心生杀念。零点十八至十九分左右。

第一天下午是东大教授法医的尸检陈述。主要讲述了江歌身体的伤痕,据法医描述,江歌的颈部被刺了11-12次,其中颈部左总颈动脉的伤口是致命伤,该部位伤口很深,应是刺中后拔出刀再刺。由于动脉血管被切开,江歌被刺中后失血如同瀑布,瞬间几秒失去意识,已经伤及气管,会导致江歌几秒钟内无法呼吸和呼救。同时,江歌手指上还有多处防御伤。

 

图片

 

日媒拍摄的案发现场,可看见江歌的血喷溅在墙和门上。

听到法医陈述后,江歌妈妈多次出声痛哭。听颈部伤状况时,倒在旁边中国友人肩上。听到江歌被刺11-12次,江母伏在桌上,埋头痛哭。

有鉴于此,法医不认为陈世峰所说的是事实。法医认为陈世峰脸上和手上的伤口并不是当时发生的,而是案发后产生的。现在针对伤口的形成,法医描述与陈世峰辩护律师的证词有冲突。

报警录音中,刘鑫确认锁门了

在今天刚刚结束的第二日庭审中,更多信息被透露出来。

1案发当天隔壁外国邻居的供述:听到恐怖的叫喊声。

他打开门看看到江歌倒在地上,一个男的蹲在旁边两手捂住江歌的脖子。但邻居是外国人,以为他们是喝多了,看了三秒钟之后觉得一直盯着不太好,就关门了。但邻居的同居者又去看了,发现情况并不简单,于是返回房间,通过阳台敲隔壁日本人的窗户,希望隔壁日本人能够报警,但日本人拒绝了。

2案发当天上午10点多,陈世峰借过学校一个实验室的钥匙。

检方称行凶所用的刀此前放在这个房间的茶柜里,刀的塑料包装壳在实验室里被发现,刀刃套在案发现场二楼到三楼楼梯上找到。

陈世峰所在研究室的导师称:自己曾经买过这种刀,但没有拆开包装。

3 你锁门了吗?刘鑫:是的

检方公布了警方当天接到的报警电话录音,录音中,能听见清晰的门铃声一直在响,同时伴随着悲鸣声。为了避免引起不适,检方还对悲鸣声进行了特殊处理。

打报警电话的刘鑫显然非常慌张、害怕,断断续续地说除了江歌的地址,和“我害怕、快点来”。

录音中,警方问刘鑫:“你锁门了吗?”刘鑫在电话中用日文回答:“是的。”

这与刘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显然是矛盾的。刘鑫曾说自己并未锁门,并且不知道屋外所发生的事情。

至于刺死江歌的那把刀,究竟是陈世峰随身携带,还是刘鑫递给江歌的,控辩双方各执一词。

明日刘鑫出庭作证

将是本案关键

 

图片

 

东京地方裁判所

作为东京高等裁判所和地方裁判所的所在地,这条路上每天都有不同的团体来分发传单、呼吁民众关心自身的案件。比如一直处在日本国内舆论风口浪尖的“反对安倍改宪”,以及对年代久远的案件请求再审的日本上访群众。

相比起这种“热闹”,在法院正门外等待的中国媒体则显得相对“冷清”。如果只是路过裁判所门口的人,很难想象这就是引起了中国全民热议的“江歌案”开庭的第一天。

 

图片

 

裁判所外上访的日本民众

走近裁判所入口才能发能现左侧被树木遮挡住的长队。距江歌案第一天开庭还有一个小时,裁判所门口已大约排了450个人。媒体记者已经开始在排队的人群中来回穿梭,用同样的问题采访来旁听的“热心群众”,顺便表示希望一会儿如果被抽中能把旁听券让给他们。

关于江歌案中围绕刘鑫的争议,郭芸表示,她也曾与日本的朋友讨论过。但是对方认为,男女之间这种事情(感情的纠纷)非常正常,最终演变成杀人案的也不算少见。

郭芸听到这样的话,起初感到生气,认为日本冷漠。但是后来渐渐想明白,在考虑这种问题的时,中日之间思维方式的差异确实很大。

中国人更在乎人情、道德,而日本人更在乎法律、规范。

“这是人家的思维方式,我们要尊重。”

郭芸曾仔细看过日本的网站上关于这个问题的评论,发现90%的日本网友都表示,不赞同江歌妈妈曝光刘鑫全家个人信息的行为。中国人则会考虑江歌妈妈当时的处境,不出此下策恐别无他法。但日本人只会觉得,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法律就是法律,触犯法律就是不对的。

此外,郭芸还注意到,今天庭审的6名陪审员中,有2名男性4名女性,但是全程只有一名女陪审员曾在还原江歌受害情景时摘下眼镜擦眼泪。

“你可以感觉到,法官一定不认为这是什么大的案子”郭芸说。

整个法庭都很小,旁听席只有三排,坐前坐后没有什么差别,跟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宏伟壮观的法庭完全不一样。

虽然在中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在日本,“这就是一个很小的案子。”

明天,刘鑫将进行视频作证,她的证词非常关键。

案发时,一门之隔的她恐惧、慌乱,难以采取合适的应对。希望冷静下来的刘鑫,可以说出事情的真相,抓住这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也给已故的朋友江歌一个交代。

(文中郭芸为化名)

注:文中陈世峰及其律师的发言,均由现场旁听者记录,再翻译成中文,措辞或可商榷。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江歌案"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