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与精神的独白——青年书画家墨野访谈

2019-04-19 12:10 来源:浏阳之窗网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文艺 | 访问手机端

墨野原名程勇,浓眉斜提,如两把尖刀,两眉之间有两竖明显的皱纹,如楔子;两眼皮稍稍下茸,似在鄙睨万物;往下则是长而硬挺的鼻梁和一钩子髭须 … … 这样的五官从一张稍显粗糙的脸盘上拔地而起,外加一个短发圆脑和一嗓子沙哑的喉音,给人一种生气勃勃的江湖草莽之气,“野”得让人印象深刻。

 

学油画却爱上了写意花鸟

墨野, 1979 年出生于贵州遵义农村,也确实是山林中来。或许正因深知自己性格志趣,便自号“墨野”,在中国书画上主攻中国画写意花鸟、现代书法。只是其作品“野”则野,但洒脱的笔墨之间总还给人多了一种温雅可爱,毕竟其年纪也近不惑了。

 

 

说起墨野的前半生,那是一种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的反套路叙事。墨野说,自己从小调皮,却对画画情有独钟,父母强烈反对也毫无办法。好在从事美育的中学校长发现了他天赋,不仅多次家访,做其父母工作,还给墨野开小灶,每周一节课重点培养他,不仅给予美术启蒙,也让他考上遵义师范美术专业,在多种美术门类上打下扎实基础。

 

 

因为渴望自由,在经历了半年小学教学生涯后,墨野不惜与父亲翻脸辞职。随后在无路可走之时又参军入伍,此后又在部队中考入了四川美院,但读的竟是油画专业。但学油画就学油画,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是,墨野偏偏又一次不务正业,迷上了中国书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人生有时候真的计划赶不上变化,何况我的性格向来如此。”墨野笑着说,他在读师范时就对书画感兴趣,尤其是写意花鸟。“那时候的国画老师正是“苏葡萄”苏葆桢的弟子,老先生画的葡萄在似与不似之间,非常有趣,我很喜欢,就跟他学葡萄。”而在美院虽然读的是油画专业,但学校经常有中国书画展览看,有机会跟教授沟通学习,于是也经常临帖,也经常学国画。

 

 

川美毕业后,墨野放弃了油画开始专攻国画和书法,可惜在遵义老家,写字画画不能当饭吃,于是转行做生意开了两年火锅店。 2004 年来东莞,做过多种生意、当过销售,开过工作室,甚至到酒吧驻唱。“我应该是东莞书画家中唱歌最好的。”墨野笑着说,那五六年书画成了他业余的消遣,直到有一天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偶然看到其作品后劝他别放弃,他才决定重拾梦想。

 

 

在师古中不断求化

2007 年,墨野北上京城拜著名书法家赵熙文为师学习书法。但说起与赵熙文的结缘,也是不按套路来。墨野说,他与赵熙文是网上认识的,早年他在 QQ 上搜索并加入“中国书法家群”,并有选择地加了一些为好友,时常发自己的作品去请教,赵熙文就是其中一个。“我看他的空间的作品,很有现代性但又不会让人不舒服,很喜欢。他也觉得我的作品虽然不怎样,但有自己的个性在,所以两人网上聊得挺投缘。”墨野笑着说, 2007 年觉得重拾笔墨把书画当一回事时,尽管心里没底,但还是半开玩笑问赵熙文能不能收自己为徒。

 

 

“他开始很犹豫,说自己从来没收徒弟,但后夹他还是答应了,又让我很惊喜。”墨野憨憨笑着说,此后他每年都要北上三四次,带着自己得意的作品去师父家学习一两周,让师父点评,其他时间则通过网络视频教学等方式交流。

对墨野书法学习影响最大的是,赵熙文一方面强调其要深入古人,另一方面又要他笔墨中必须有自己的个性,在师古中不断求化。于是近十年来,墨野在不同书体、不同名家名帖名碑中游走,通过不断地观察、临摹、品悟的过程中,也不断地尝试创新,力图让自己的作品每一笔每一画都有来源,不脱离传统,同时富有个性和现代美感,让自己的作品达到传统与现代的圆融。

 

 

对于花鸟写意,墨野也同样不遗余力地尝试着,他说,“书画同源,字写好了,写意画也特别有精神。”或许正是因为这一路来的丰富阅历和探索,墨野在三十几岁时就拿到中国书画家协会颁发的会员证,是国内较早成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的当代书画家。

 

 

此外,墨野还是中国人民艺术家协会会员,从 2013 年在万江中心小学做了第一次公益书画艺术教学后,近年来多次在学校、部队开展公益艺术活动,他说,“每每想起我的成长,想起中学校长、赵熙文等师友对我付出,我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去启蒙更多孩子。”

(浏阳之窗网)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个性与精神的独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