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传奇——序徐树人《菘园诗词》

2018-04-17 14:22 来源:守望浏阳河 刘正初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文艺 | 参与评论

徐树人

最早知道徐树人先生的大名,是二十年前他在方竹皮服厂担任厂长的时候。那时我对树人兄的仰慕,可谓“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方竹当时是浏阳一家最有名气的皮服厂,生产的皮服畅销国内外。树人担任厂长的时候,应该是三十岁左右吧。“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当年的国企老总徐厂长,年轻有为,风流倜傥,要能力有能力,要口碑有口碑,要形象有形象,很多人都料定他会青云直上。然而,“厂长本色是诗人”。他“仰天大笑出门去”,辞官不就,浪迹江湖,成为了“花之隐逸者也”,谱写了浏阳人的另一个传奇。

中国人往往过于实际,甚至于有点势利,看一个人只看他官职的高低、财产的多少,以及对自己用处的大小,至于他对社会、对历史的价值,基本上是忽略不计。树人辞去厂长职务,很多人为他扼腕叹息。其实,“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鸿鹄又焉知燕雀之乐欤?从此,树人隐居民间。做做生意,把浏阳的特产销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游走在主流社会的边缘。工作之余,他走访着乡村老屋,流连在市井小巷,寻找那些古瓷碎片、破砖烂瓦、旧书故纸,发现其中的历史文化信息,收藏着我们民族的历史文化。常常有朋友向我说起他,说他为收藏一本旧书卖掉了一栋房子,说他捡到一个砚台出手就赚了一套房子,说他为一个老屋的被强拆泪流满面。期间,我们多次在文人雅士的聚会中见面,彼此礼貌地打着招呼。他谦逊地微笑着,低调而沉着,随和而坚毅。交谈中获知,他曾经在我的老家杨花生活过多年,并对那里的山水念念不忘。收藏,是一项高尚而风雅的事情。树人兄凭着他的藏德和藏识,树立了自己新的形象,过着高尚而风雅的生活。我想,他的辞职让浏阳失去了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但是却多了一位优秀的收藏家。殊不知,企业家常有,而收藏家却难得!

有幸到树人兄家中做客,是最近不久前的事情。小醉之余谈古论今,他随手从书架上拿来一件藏品,令我的眼睛顿时放射出惊喜的光芒!《浏东洞溪书院志》,为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所撰,里面有那些曾经享誉浏阳的大学者名字,也有那些捐资助学者的名字,发黄的纸张记载了洞溪书院六十余年的风雨历程,见证了浏阳人民耕读传家、尊师重教的精神!我和树人兄的祖辈都曾经开过爆庄。他有意翻出民国时期浏阳一家爆庄十多通生意往来的书信,供我欣赏。那庄重的字体、严谨的表述,已经让我感受到了祖辈那一代人的遗风!这些都是老祖宗的遗产呀!没有收藏家的有心收藏,它们都将消失在岁月深处,无从寻觅!感谢树人兄,保存了浏阳历史深处的那些温馨记忆!

还有更让我意外的事情,树人兄拿出了他写的一摞诗稿,请我为之作序。真没有想到,从部队、企业、收藏家一路走来的树人,居然有如此雅兴和才华!“好花当邀高士赏,美酒应与知交醉。”随手翻阅诗稿,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浓浓的国忧,一种淡淡的乡愁。他千里迢迢远赴京城,走过繁华长街千年古都,凭吊的是快要堙没的先贤故居浏阳会馆:“我来一长揖,瑶草代祭香”。他“重游文华书院”,面对着秋收起义的会师旧址,穿过历史的战火硝烟,感叹的是书香诗韵:“旧院笼嘉树,弦歌今又闻”。他“岳麓山谒黄克强墓”,“登冀北古蔚州靖边楼”,“读林徽因诗文集”,“凭吊南疆边境旧战场”,“题清代刘淞《秋江远山图》”……他用诗词表达着自己的感情和思想,用收藏家的眼光观察着风景和人物,思考着我们民族的历史和未来。“骚坛歌美岳阳楼,为觅兰芳系远舟。揽胜欲随屈原步,春风相伴过汀州。”我从树人的诗里读到了历史上那些文人士大夫的孤傲之气和拳拳之心!我理解了树人当初辞职的选择。但是辞职并非逃避。“位卑未敢忘忧国”,树人在他的诗里书写着“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情怀:“厓山之后国何在?无限江山无限愁!”难怪鲁迅先生有言:“中国自古就有埋头苦干的人,舍生取义的人,为民请命的人,他们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

树人是兄长级的人物,应约为他的诗集作序,我一直是诚惶诚恐。也许有一些溢美,但确实源自于我的内心,源自于一种惺惺相惜。我们都是浏阳河畔的守望者,我们任庭前花开花落,但也愿春花常开常新!仔细研读他每一件作品,吹毛求疵也发现还有一些值得推敲的地方,个别篇章的对仗尚欠工稳。对于一个半路出家写诗的生意人,我想无须苛求。相信读者诸君都会理解,也相信树人兄的下一本诗集会更精彩!

(守望浏阳河 刘正初)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另一个传奇——序徐树人《菘园诗词》"的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等行为的建议。请读者使用之前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徐树人,菘园诗词,徐树人,菘园诗词"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