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即将毁灭」,这可能就是当下的时尚物语

2018-05-30 16:08 来源:Tmagazine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时尚 | 访问手机端

" height="1185" src="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8/0530/20180530124637292" width="900" />

从 Rick Owens 的破旧 T 恤和帆布直筒连衣裙,到 Alessandro Michele 为 Gucci 打造的眩目装饰,比如华丽闪亮的 Elton John 元素,这些春季系列似乎没有一个统一的主线风格,更像是将破旧不堪的风格跟逃避现实的幻想这两个极端杂糅在了一起。

Rei Kawakubo 在 Comme des Gar�ons 的秀里加入了许多 Hieronymus Bosch 式的满溢感 —— 将文艺复兴画作、日本卡通变成服装图案,与由低劣儿童塑料玩具改良、堆砌而来的头饰碰撞在一起,这种手法与 Miuccia Prada、Demna Gvasalia 形成了鲜明对比。Prada 设计了穿着漫画书图案服装的女战士,Demna Gvasalia 则在为 Balenciaga 打造的系列里运用了破旧花哨风格和货币战争图案。他受英国脱欧的启发,以欧元和美元钞票作为图案,设计了俗艳的连衣裙、衬衫和紧身靴裤,使奢侈品不再「奢侈」。

所以说,现在的时尚在搞什么?设计师似乎对这个不确定的时代给出了「非战即逃」 (fight-or-flight)的回答,对想法更戏剧化的人来说,这个时代正如世界末日。 「时尚反映了我们的生活方式,」Gvasalia 在 Balenciaga 后台说道,「我想要营造一种危险即将来临的感觉。」他解释道,尤其是秀场上那动荡不安的氛围 —— 在漆黑一片的舞台上,充斥着烟雾和带有不祥之感的迷幻电子音乐。比起「世界正在毁灭」,他想要传达更多的是「世界即将毁灭」的讯息。

" height="979" src="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8/0530/20180530124638796" width="900" />

 

在 Gucci 大秀上,Alessandro Michele 对已经消失的神秘贵族展开了「后国家」式视角,映射了那些不复存在的朝代和帝国

艺术、文学和电影经常会涉及「我们所知的世界已到尽头」的毁灭主题。仅在 2017 年,就有多个作品涉及这一主题:Margaret Atwood 的反乌托邦小说《使女的故事》被改编成电视剧,其中的预言令人恐惧;Kara Walker 高高悬挂的 Goya-esque 壁画于 9 月在纽约 Sikkema Jenkins & Co.展出,画面表现了现代的人种内战;艺术家 Jonathan Horowitz 合成了特朗普总统在烧焦天空下打高尔夫球的照片;甚至,到处都是霓虹灯的世界末日灾难电影《银翼杀手》也推出了续篇。

但世界末日的反对之声在时尚界较少听到,毕竟时尚是一个贩卖乐观、幻想,尤其是预言未来的产业。 但在充斥着忧虑困苦的时期,即使是时尚也会反映我们的苦难。1939 年二战临爆发之前,时尚产业在极大程度上受到了奥地利和巴伐利亚风格的影响;20 世纪 80 年代末,「黑色星期一」引发了一场名为 「解构主义」的运动,这个运动由比利时设计师 Martin Margiela 发起,其主要设计特点是未完成的卷边和暴露在外的缝线。他将服装故意设计成看起来很穷的样子 —— 因为世界确实一下子就陷入了贫穷。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毕竟 20 世纪 80 年代初流行的是华美,比如 Christian Lacroix 的「在火山边沿跳舞」风格和他早期对高裙撑蓬裙和第二帝国极端风格的沉迷。

比起记忆中所有的年代,今年春夏的系列似乎和我们所处的时代更紧密地相连。这种时尚是歇斯底里的,是浮躁冒失的,它们猛然冲到了相反的极端(Gucci 是华丽璀璨,Rick Owens 却有荒原时代),如同全球政党也越来越两极分化了一样。这些服装系列流露出后国家、后历史和后网络时代的思想 —— 这三「后」有着各自的含义。

后国家可能是最容易和文化流行联系在一起的:许多政府都在寻求加强边界,而时尚则在刻意回避边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时装设计师在以他们的感性来唤醒一种美学上的愉快恬静,激发一种左派的自由梦。时尚的后国家主义也许是因右翼的崛起应运而生 —— 不仅仅在美国,还包括大多数欧洲国家,爱国主义一词在这里成为了偏见和白人至上论的特洛伊木马。

 

" height="1016" src="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8/0530/20180530124638233" width="900" />

 

通过他的二合一服装 —— 短大衣接在背心上面,风衣连着牛仔夹克 —— Balenciaga设计师 Demna Gvasalia 以巧妙而讽刺的方法表现了只穿一件衣服逃离动乱的想象

同样,现在社会中对文化挪用的愤怒也是后国家主义的起源之一 —— 仅仅一个发型就可以引发众怒,比如 Marc Jacobs 去年春季秀场上模特的脏辫,人们将黑人女性的发型高度政治化了。在 20 世纪初及之前的时尚界,服装系列常轻易地被打上「非洲」、「亚洲」甚至是「法国」的标签,但和这些老生常谈的例子不一样的是,现在时尚界的区域边界几乎已经不复存在了。

例如,Jacobs 的春季系列就是一个不同时代和地点的全球化大杂糅,模特戴着包头巾上台,让人们无法轻易对其进行归类 —— 一个古怪的、难以辨认的古今部落,一个没有「本土概念」的幻想,由来自许多文化的零碎元素拼凑成一种文化。当一位设计师还将其灵感简化为「X 加上 Y」的公式时(比如伊丽莎白女王+艾灵顿公爵),那他的设计就注定会被时代淘汰,这种公式已经过时。至于后历史主义,我们总是批评时尚过度依赖复古概念,我们鼓励时尚向前看。但如果前景黯淡怎么办?目前,时尚界对未来的想象是持犹豫,甚至是不情愿态度的。

在对与错、是与非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时,设计师会怀疑其他的一些标准 —— 包括服装自身的意义。混合杂糅突变而生,其中最极端的要属 Balenciaga 独立部件服装了 —— 比如牛仔夹克加风衣,或是晚装大衣加上夹层工装坎肩 —— 在领口处将它们接在一起,将其中的一件露在前面或是侧面;或者是 Phoebe Philo 为 C�line 设计的二合一风衣,她把底边缝合成了一个莫比乌斯环。

 

" height="1005" src="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8/0530/20180530124638825" width="894" />

 

Marc Jacobs 的春季系列是文化与材质的全球混搭,其中包括英国头饰设计师 Stephen Jones 设计的宝石包头巾;Jacobs 从许多部落中汲取灵感,创造出了自己的风格

在 Maison Margiela 系列里, John Galliano 用他称为「d�cortiqu�」(意为「削皮」或「剥壳」)的手法将服装切开,把衣服削成了几个带状接缝的结构,互相留有空隙。设计师对夹克存在的意义重新思考:不再是一件保护你不受风吹雨打的衣服,在此之前,这是衣服的必备要素,但由于气候变化造成气温上升,这一点可能就没那么重要了。

Rick Owens 在春季大秀上展示了在躯干不同位置带有隆起部件的服装,他说,这些衣服打破了传统身形的概念。他所展示的设计绝大多数都有拉链口袋,将一件衣服变成了更适合世界末日后流浪生活的全身套装,在那时候的世界里,「国」和「家」的概念都已经不再重要。你将没有地方存放自己的各种东西,所以必须随身携带。

Walter Bradford Cannon 是最先创造出「非战即逃」这个词语的生理学家,他指出,后者的动机是恐惧,而前者的动机是愤怒 —— 但两者可以由同一事件引发。这似乎也正是设计师的本能反应,和我们一样他们也陷于对生存的恐惧(人类的生存、他们自身的生存,或者仅仅是他们生意的生存),以及对核心机构的愤怒。

 

" height="1009" src="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8/0530/20180530124638181" width="900" />

 

Rick Owens 对身体极具保护作用的多填充服装会让人想起帐篷、龟壳和旅行包,是为「你带在身上的就是你的家」这样一个时代所设计的服装

Rick Owens 将他的秀形容为「一种摆脱威胁的姿态,并不是逃避现实,而是拒绝和排斥」。其他人的想法则更梦幻一些,比如 Alessandro Michele 的米兰 Gucci 秀。秀场上,一群四处漂泊的叛乱者身着闪亮的新民俗长裙,疲惫地行走在T台上,而T台则是一个标注了工艺品的寓言家地图(从罗马 Cinecitta 电影影城运来的仿真道具)。非战即逃,或者是宿命论者 V.S. 寓言作家,是本季的关键词。

但你怎么逃避或迎战世界末日呢?世界末日激发了大家脑海中一种好莱坞式的、世界分崩离析的大场面,比如洪水爆发、行星撞地球、物种大灭绝,如同审判日,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我们正在接近的世界末日并不是「这一世界」的毁灭,而是「各个世界」的毁灭,是既有秩序和交易方式的崩塌。

从商业的视角来看,季度和男女之分的旧有规范似乎突然间变得不再适用 —— 时装品牌向性别二元化发出挑战,开始回避已经出现过的老风貌、对文化的简单挪用手法以及那种不用动脑子的华美,转向更为变化多端、更难以归类的风格和设计。

Owens 说,意大利诗人、活动家 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 在 1909 年写的《未来主义宣言》是他此次大秀的灵感来源。「在这份宣言里,有一些对于女性和焚书的态度令人遗憾,」他以惯有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坦率口吻说,「但这种激进的乌托邦运动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它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之后便会衰落瓦解。等着下一波希望从天边升起吧。」

(Tmagazine)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世界即将毁灭」,这可能就是当下的时尚物语"的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等行为的建议。请读者使用之前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文章图片、文字若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处理,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世界即将毁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