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不是失败,过度抗拒死亡才是

2017-12-11 12:44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作兵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浏河时评 | 参与评论

不久前,在急诊室碰到这么一个病例,引起了我再次对现代医学的反思。一个95岁的老太太,胃部肿瘤晚期,因病情恶化前来急诊。值班医生明确告知家属老太太的病情,老太太的几个子女聚到急诊抢救室的走廊商量后,明确表示,一定要全力抢救,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一系列治疗措施多管齐下,老人气促没有明显改变,但终于恢复了心跳,送到重症监护室进一步治疗。

这一幕几乎每天都在急症室反复发生着,对我这个有十多年急诊一线经验的医生来说,是太熟悉太平常的一件事情。我没有去进一步关注老太太病情的进展,但不外乎两种结局:或者在监护室拖延几天或者几周后,花费了大量医疗资源后仍然救治无效死亡了;或者这次被“现代医学”成功救回,几周或者一两个月后,95岁高龄老太太又被推送到急诊抢救室,重复着前面抢救的一幕。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最终有一次,这个老太太会在重症监护室里因为“救治无效”而宣告死亡。

不管哪种结局,如果以死亡作为评判我们现代医学的标准,那我们的医学始终是失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现代医学而长生不老。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生老病死,就如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是自然的客观规律,谁如果违背这个规律,也必将受到自然的惩罚。“死亡是上帝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只有在死亡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秦始皇没有逃过,乔布斯也没有。在我印象中,能逃过死亡的,只有在生死簿中勾销的孙悟空,呵呵。

救死扶伤一直是我们现代医学的一个目标和宗旨。现在应该到了反思现代医学的时候了。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现代的西医,如果缺乏文化和人文精神,只能越走越远。各种人工智能,各种脏器的替代机器,甚至刚刚引起争论的“换头术”,现代的西医是否已经过分注重于技术,而忘记了医学初衷是什么呢?“我们走的太快,是该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了”,我们不能走得太快太急,而忘记了出发的目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大约也是这个意思吧。

幸亏国家的高层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在去年召开的国家卫生健康大会上,对以往的医学模式进行了反思,医学的模式必须以“健康”为中心,而不是以往的以“疾病”为中心。

感谢现代医学,把人类的人均寿命延迟了几乎整整一倍,让我们能有更充裕的时间来享受自然赐给我们的一切东西,包括阳光、鲜花、还有亲情。但也正是现代医学,使我们人类变得越来越狂妄,忘记了任何生物都有凋亡的客观规律,忘记了任何生物寿命都有一个极限。2016年10月,扬·维吉小组在《自然》上根据蛋白、核酸等特效预测,人类寿命的上限是115岁。也正是现代医学的狂妄,让我们忘记了自然死亡,觉得任何死亡都应该是“因病救治无效”,都理所当然应该带着气管插管,吸着氧气,死在重症监护室床上,让我们忘记了一种叫“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或者“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的生死观了。

我一直认为:死亡不是现代医学的失败,过分抗拒死亡才是。

(作者为浙医一院副院长、浙江大学医学院康复研究中心主任)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死亡不是失败,过度抗拒死亡"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