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事件该质疑的不是携程

2017-11-10 12:19 来源:新文化报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浏河时评 | 参与评论

疑似殴打孩子,喂孩子吃芥末,近日发生在上海携程托幼所的多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并迅速发酵。携程CEO孙洁在一封内部邮件中提到,建亲子园的初衷是为方便员工,解决其上班的后顾之忧。涉事人员已被园方开除,目前对亲子园进行无限期整顿。此外,担任亲子园监管方代表的HR高级总监邵某已引咎辞职。亲子园为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管理,而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系由上海市妇女联合会100%持股(见本报今日B02版报道)。

殴打孩子的视频我没有看,我对这种很残忍的视频都有点接受不了,只好眼不见为净。但对这件事本身,却不能视而不见,因为谁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反复发生。

说实话,携程有点倒霉,新闻一报出来,他们立刻成了众矢之的,而事实上,携程自身也是受害者,被虐待的孩子是携程自己员工的孩子。当然携程也有该骂的地方,他们的危机公关很糟糕,居然还想捂盖子。看网上有一个评论说,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证明了教育不能市场化。我觉得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咱们先把教育能不能市场化放到一边不谈,携程的亲子园,恰恰是个非市场化的产物。

最开始的时候,携程是打算自己办幼儿园的。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这个幼儿园由携程来管理,会不会出现虐童事件呢?我想概率会很低。因为携程办教育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帮助员工解决后顾之忧,让员工对企业有归属感,换句话说,携程是在打造企业文化。从这个目标出发,携程亲子园的软硬件一定是合格甚至是优质的。然而携程的幼儿园没能办成,因为他们没有办学资质。据媒体介绍,携程亲子园开办不久,就被当地政府部门告知“没有行政许可”。

办理一个幼儿园牌照并不容易,它需要多个部门的审批,是一项艰巨的工程。不得已,携程选择了挂靠在有办学资质的机构旗下。这就是新闻里所说的由上海市妇联控股的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的“为了孩子学苑”。客观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社会合作,我想无论是携程、妇联还是杂志社,都希望能把幼儿园办得漂漂亮亮的。

但问题出现了,当幼儿园被层层下包之后,它的办学目的其实被置换了。这之前,幼儿园的办学目的是为员工提供福利,而这之后,幼儿园的办学目的变成了盈利。因为引入这种不合格的老师和保洁员,要么是因为工资待遇低,要么是因为走了后门,无论是哪一点,显然都和携程的办学初衷背道而驰。即使没有招入这种人,孩子们得到的恐怕也是平庸的教育。

回过头来再看市场化问题,办幼儿园需要牌照,这项政策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幼儿园经营泥沙俱下的局面。毕竟幼儿教育是件大事,如果完全放开市场的话可能会出现鱼目混珠的局面,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儿童。但设立门槛也会有它的弊端,最大的弊端就是制造了幼儿园供不应求的现状,而因为供不应求,一方面就滋生了很多黑幼儿园,另一方面则让幼儿园方面因为行政垄断而变得强势起来,让家长的很多诉求无法落实。

学者刘远举评论说,对付幼儿园虐童现象,最立竿见影并且能迅速落实的办法,就是通过技术手段让家长全程监控幼儿园活动。但幼儿园肯定不愿意接受这种监控,因为这促使他们不仅仅提升安全,也需要进步的提升服务,这会加大成本。而幼儿园的牌照门槛,“使得幼儿园、哪怕是私立的在家长面前都非常强势”。而只有把幼儿园放回到市场竞争当中,幼儿园才会愿意满足家长的需求。

至于说放开市场带来的泥沙俱下,当然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我们也可以想象,面对这样庞大的教育市场,会有多少像携程这样的企业投身其中,不仅仅是开办服务于自身的幼儿园,更可以开拓出新的商业版图。而幼儿园多起来,受益的自然是消费者。

市场竞争带来的充足资金,还会吸引来优秀的人才,良好的市场秩序和行业伦理也会在竞争中被搭建起来。而一个回报丰厚、拥有职业荣誉感的从业者,可能也不需要监控摄像头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来管理了。当然,幼儿教育作为特殊行业,也的确不能把门槛彻底拆除,但连携程这样的企业都迈步过去的门槛恐怕是太高了。所以就像刘远举所说的:“最终的答案违背直觉,但却符合逻辑,那就是:降低幼儿园的牌照门槛,才能提升幼儿的安全。”

本报评论员 牛角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携程虐童事件"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