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方拒绝盲人新生王宠住校有“懒政”之嫌

2017-09-08 17:32 来源:湖南教育网 作者:莫有兵

王宠是东北师大数学系2017级新生,也是该校招收的首位盲人学生。8月17日,来校报到的第二天,王宠被告知,校方“出于安全考虑”,未给王宠分配宿舍,而是要求其在家长陪同下在校外租房。东北师大将以补助形式,承担王宠房租费用。(8月22日《新京报》)

在今年的高考中,安徽籍盲人考生王宠以超出一本线88分的成绩被东北师大录取。作为一个盲人考生,王宠取得如此佳绩,需要付出多少艰苦努力,不难想象。但在办理入学手续时,学校以现有学生寝室没有室内卫生间和洗浴设备,距离学习区和图书馆等较远,对用电、用网也有时间限制,这些情况可能会对王宠的学习和生活造成不便为由,要求王宠在有家人陪同的情况下,在校外租房住,并声称是为“安全起见”。尽管房租费用由校方承担,尽管室内空调、洗浴等生活设施齐全,比住学生寝室还近一半距离,但王宠还是感到莫名的失落。因为,这不是他期待的大学生活。

众所周知,宿舍集体生活,是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同学友谊,室友友情无疑要更浓厚一些。每晚熄灯后的“卧谈会”,不仅可以探讨学习,还可以交流思想,多年以后回忆起来还是难忘的快乐时光。尤其对于过去读盲校和聋哑学校的王宠来说,是多么渴望拥有完整的同学关系,享受跟室友一起相处的感觉。然而,在校外租房住,意味着集体生活对于王宠是绝缘的。用他的话来说,“本来希望能够在上大学后,在宿舍找到知音朋友,现在看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盲人新生申请住校被拒,不仅人性化关爱的缺失,而且违反教育法,同时涉嫌残疾人歧视。《残疾人教育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普通学校应当根据实际情况,为残疾学生入学后的学习、生活提供便利和条件。日前,教育部等七部门又联合印发了《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 2020年)》,其中提出,普通高等学校应积极招收符合录取标准的残疾考生,进行必要的无障碍环境改造,给予残疾学生学业、生活上的支持和帮助。残疾,不是错误,而是身体的缺点,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必然代价,关爱残疾人,是一个文明社会的标志,反映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据报道,2015年,宁夏籍盲人考生黄莺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浙江籍考生郑荣权被温州大学录取。与王宠不同的是,黄莺与郑荣权要幸运得多。黄莺不仅在报到后正常入住了学生宿舍,学校还特意为其床铺四周加装了防撞条。为了解决黄莺日常外出的需要,学校安排了结对志愿者,并专门配备了一辆电动车。郑荣权也享受到了学校特意为他准备的盲文教材。为什么同是盲人新生,差距咋就那么大呢?东北师大对王宠的态度和做法,明显与《条例》等规定相违背。即便是打着“为了学生安全”的旗号,恐怕仍难脱推卸责任的“懒政”之嫌。

其实,就残疾学生入住学校学习和生活来讲,有时也并不需要校方操多少心,只要在生活上稍加留意和关注,他们就能得到很多人的格外照顾和帮助。比如宿管阿姨、宿管大伯,以及同学等,都能在一举手,一投足间,给他们提供帮助。特别是同一班级,同一宿舍的同学们,整天朝夕相处,无论在学习上,还是在平常的生活中,他们都能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几年大学生活和学习之后,他们相处的情感甚至比自己父母和兄弟姐妹还要亲。

残疾人、残疾人家庭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困难是健康人和其他家庭难以想象的。我们讲关爱残疾人,就要认识残疾人的特殊权益,最重要的就是要同情关怀他们,千方百计创造一切可能的条件,使他们能够康复,接受教育,有就业的机会,减轻家庭生活负担和精神压力,享受高质量的生命和人的尊严。高校是教书育人的净土,在关爱残疾人士方面,理应做出表率,起码也不应当落后。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每一个考生都能遇到一个“善意相待”的高校,而应当呼吁高校站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底线上,以自觉维护高校形象和声誉的责任心,充分尊重并照顾到残疾学生受教育且被平等相待的权利,让残疾学生能安心学好专业文化知识及技能,实现人生价值。(本网评论员 莫有兵)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校方拒绝盲人新生王宠住校有“懒政”之嫌"的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等行为的建议。请读者使用之前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文章图片、文字若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处理。